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王莲属 >

步步惊华:卿本祸水

归档日期:11-26       文本归类:王莲属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切的发展都是自然而然,虽然那时的花二小姐没有惊世容颜,却有着独有的光点将一向高傲的他吸引……

  一曲《凤求凰》,惊凤怒啄惊世颜,看到金凤凰的那一瞬间,也许,只有墨熙宸自己才知道,那时的激动,惊凤绝凰,而自己是天生的紫薇龙渊命,和惊凤绝凰在一起,就是天作之合,可以说,在那一刻,墨熙宸终于明白了,他和她想在一起,谁也不会把他们分开……

  即墨流华非常自觉的坐在楚绝下首,以表明立场,生怕楚绝这个新皇找他的麻烦,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啊啊!

  ┊浪漫言情古代言情穿越架空耽美同人青春校园奇幻魔法职场总裁恐怖灵异军婚高干港台小本全本书库

  花二小姐要墨熙宸惊艳,虽是生得一般,却有着不同常人的坚韧,胆识,不愿屈居深宫,就要为自己开辟出一条道路,在去炎国的路上,一向清高孤傲的墨大丞相甚至有些自卑,这么美好的女子,跟着自己不是毁了吗?

  直到那一刻,阅尽世间无限凄凉的墨熙宸,仿佛一瞬间找到了黑暗生活中的明星,万千光点把那个不出奇,却仍然发光发热的人儿围绕,不自觉的伸出援手救了她,不自觉的将那瘦弱的人儿拽上自己的马车,送回了家……

  “见过墨夫人,绝皇,墨相。”即墨流华走到厅前,双手抱拳,微微颔首,礼仪大方,尽显贵气天成。

  “墨夫人,不知颜儿情况怎么样了?”即墨流华几乎是想也不想直接脱口而出,他是颜儿的兄长,恩恩,关心艳而不天经地义。

  “莲姨——”那边楚绝的表情没比墨熙宸好到哪里去,在楚绝心目中莲姨和母后是一样的。

  即墨流华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处理完一些事情,便大摇大摆的来到进了妙音阁,他是庄主,谁敢拦着。

  墨浣莲一声果然有用,一看是墨浣莲来了,墨熙宸和楚绝对视一眼,全都飞身下来。

  即墨流华走进来,只觉得呼吸一窒,走进来的脚步不自觉的一顿,但即墨流华是谁,这样的场面又不是没见过。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你先在这里等等。”嫣红应了一声,转身往花倾颜的房间走去,小声告诉了墨浣莲。

  然,阴差阳错,慕青始终容不下功高震主的他,和前朝皇裔联姻,强行把花二小姐拉进了深宫,无关容颜美丑,只是慕青不想见到这样的两个人联姻而已。

  “墨相这是心虚了吧。”楚绝碧月箫翻飞,手上招式令人眼花缭乱,嘴上仍是不饶人。

  无商不奸,不奸诈,不奸猾,不奸险,怎配为商,他即墨流华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全都是胜在奸而走险,为商者,诚信为上,但为商者,利益亦为上……

  “即墨公子坐吧,我们这么多人在贵山庄打扰,真是麻烦即墨公子了。”墨浣莲淡淡的说着,飘渺若天籁般的声音,清脆,悦耳,贵气天成。

  一招还朝,一次阴谋,倾颜把自己最珍贵的交给他,墨熙宸对花倾颜再也冷淡不下来,以往所有的伪装,全都在刹那间倒塌。

  “这样的事情决不能有第二次。”墨浣莲青涯若莲的响起,一股王者风范自天成,不容任何人质疑。

  他喜欢那个能配合自己天下一绝琴声,翩翩而舞,美轮美奂的女子,却已成了奢望。

  “我可以去看看吗?”即墨流华突然问道,虽然知道这句话一出口就会遭来仇视,但他即墨流华想办的事情,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手软过,管你对方是什么人呢,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他胜就胜在,你那些个自认为是正人君子的人的礼法上。

  本对着花二小姐志在必得,甚至想过就此带着揜妸远走高飞,但颜儿的坚韧,再次令墨熙宸惊艳,花二小姐说,“我要正大光明的获得自由”,令墨熙宸骇然,更是佩服,那时墨熙宸就在心里暗暗发誓,颜儿获得自由那天,就是他迎娶花二小姐之时。

  也许,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命中注定,他怕连累她,她亦怕连累他,不是优柔寡断,而是爱到深处,草木皆兵。

  墨熙宸在瓢泼大雨下整整跪了一夜,他不希望这么美好的人儿,被慕青糟蹋,然而,一切注定无济于事。

  悬崖峭壁上众人只见到一白一紫两个纤长的身影上下翩飞,听着这一句一句雷人的对话,都不由得风中凌乱。

  “怎么回事?不知道灼华公主在养病吗,大呼小叫的,吵到公主怎么办。”嫣红一下子拦住大喊大叫的丫鬟。

  “是这样的,墨香和绝皇在飞云峰上打起来了,看样子都受伤了,庄主要奴婢来找墨夫人,烦劳姐姐通报。”小丫鬟一边呼呼喘着气,一边说道。

  “你们两个,一个是一国之皇,一个是一国之相,这么打起来好吗?”墨浣莲并没有对孙庆明和曹岑多做理会,看向一旁的墨熙宸和楚绝,清雅若莲般的声音响起,一丝丝凌厉,是毫不掩饰的教训。

  在场群臣都不由得怀疑起自己的眼神来,墨相二十多岁了,那这所谓的母亲多大岁数啊?这么年轻,真的会有墨相这么大儿子吗?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因为教颜儿武功,自己虽是不忍心,却仍是一副严肃冰冷的样子,不知道是为什么?

  孙庆明和曹岑齐齐起身,非常惊愕的看着墨浣莲如当年一般无二的绝色容颜,感慨万千,看看墨浣莲,再看看墨熙宸,他们也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墨相会有如此惊才,有这样的母亲,墨相想没出息都难啊。

  而令孙庆明和曹岑震惊的是,墨相竟然是先皇和莲王之子,回想当年,先皇出千里红妆为聘,莲王不还是狠心拒绝了先皇的盛情了吗?!

  楚绝也乖乖认错,不敢对墨浣莲有任何武逆,刚刚她可听到了,原来莲姨就是苍国传说中那个神一般的“莲王”,传说莲王生来绝色,倾国倾城,无人能敌,不但才华横溢,还精通奇门遁甲,玄门之术。

  只是愣神片刻,墨熙宸便回过神来,颜儿都是他的人儿了,还能被楚绝抢了去不成!

  “本公子来看看公主。”即墨流华如实说着,妖娆绝世的声音,依旧如常,凡是女人有几个能受得了这种声音的,并且还有一张比女子还妖娆的脸庞,细雨一愣神间,即墨流华就走进了花厅。

  墨浣莲如实的说着,看着即墨流华,心里感慨,又是一个痴情的娃子啊,但她的儿媳妇,是不可能让给别人的,这是原则问题。

  墨浣莲看了一眼熟睡的花倾颜,才放心的小声说道:“我过去看看,照顾好你家小姐,这事千万不能让你家小姐知道,知道吗?”

  入眼的就是墨浣莲坐在主位上,墨熙宸和楚绝坐在下首,谁也不去看谁,两股强烈的气压在空气中相撞,两不相让,花厅的气氛,仿佛瞬间就能令一个人窒息。

  “母亲——”看看在这围观的诸臣和自家母亲铁青的脸色,墨熙宸一个哆嗦,终于意识到失态了。

本文链接:http://bubsung.com/wanglianshu/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