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王莲属 >

又完全不通情理

归档日期:11-26       文本归类:王莲属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精’卫再一次提醒他,“那是千周敌对的势力,他们站在下方,就是为了攻进罗城打下千周,让这片国土姓玄!殿下,三思啊!”“本王都七思八思了!”莲王使了劲儿把那‘精’卫拉开,“你起来,成大事者就不能瞻前顾后,就算一箭又何妨?只要她不把本王给打死,比起本王所求之事,那也是划算的!”凤羽珩眼瞅着莲王笨笨呵呵的把大弓给搭到城墙上,看得直皱眉,不由得小声问身边的玄天冥:“那‘女’人到底会不会‘射’箭啊?”玄天冥纠正她:“是男人。”然后也抬头往上瞅,半晌,再道:“看上去八成不会。”“有病。”凤羽珩无奈地骂了莲王一句,扩音器一收,然后一伸手从身后将士手里把‘精’弓接过一张。“既然他找死,本郡主就给他清醒清醒,让她也输个心服口服。”话出口,弦已动,都不等人们反应过来,一支追踪箭就‘射’向上方。那箭支兜兜转转直奔城墙而去,城上红衣身影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大弓拉开,再一放,箭就像闹着玩儿似的冲了下来。那箭法叫一个酣畅,还谈什么距离,能确定是往前走的就不错了。大顺将士都憋不住笑了,这就是千周王爷?太逊了吧?同样都是王爷,这差距怎么那么大?城墙上,那‘精’卫的神经已经紧张到了一定程度,眼瞅着凤羽珩那只长箭冲着莲王就‘射’了来,可偏偏他家主子还不让他挡,就自己迎着风迎着箭,‘挺’潇洒地往那儿一杵,十分欠揍。可实际上,这货心里也是紧张着呢,没看过猪跑她还没吃过猪‘肉’么?凤羽珩那可是追踪箭法,她躲?往哪躲?躲哪都得被追踪到。现在赌的就是凤羽珩那一箭‘射’目标不是要害之处,能让他留一条命在。长箭破空而来,说得慢,但实际上却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得令人窒息。莲王深吸一口气,眼瞅着那箭冲着自己头顶而来,一瞬间,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从小生长在这冰寒国度的皇族,竟在这一刻感受到了‘阴’寒之意。嗖!利箭贴着头皮而过,‘射’散了他束起来的长发,然后死死地钉在城墙后方。那‘精’卫松了一口气,赶紧上前去扶了莲王一把,小声问:“主子,没吓着吧?”莲王摇头,可还是抹了一把汗。汗都凝成了冰,贴在额前白‘花’‘花’的一片。“你看,本王就说吧,雅雅不可能真往本王的脑袋上‘射’的,你还不信。”一边说一边冲着下方挥动宽大的红袖子,大声叫道——“雅雅!宾城欢迎你!”这一嗓子到是用了他全部力气,喊得声音都劈了。凤羽珩听清楚了,却对这莲王的用词十分无语。还宾城欢迎你,他怎么不再加一句“为你开天辟地”呢?很快地,宾城大‘门’被人从里头缓缓拉开,轰隆轰隆的响声震彻天地,连纷飞的暴风雪都在这大‘门’打开的时候给其势让了道,厚雪堆积的大地,硬是被大开的城‘门’给划出两道土地印子来。玄天冥在城外看了一会儿,一直看到城‘门’全部打开,这才一挥手,带着大军缓缓而入。有千周的将士分站城‘门’两边,迎到了城外来,手都没握兵器,甚至重甲都没着,凤羽珩看瞅着奇怪,玄天冥却道:“敢情那莲王压根儿就没想打这一仗一品女相,不嫁妖孽君王最新章节

  玄天冥冲着白泽使了个眼神,既然对方派了‘精’卫对话,他自然也无需亲自‘交’谈。白泽很是能揣测自家主子的心思,立即便朗声道:“千莲人,你所谓的真本事,是什么?”城墙上二人又嘀咕了一会儿,那‘精’卫又道:“听说大顺朝的九皇子有一式独步天下的阵法,名为斩星阵。听闻此阵由一万将士组成,足以力敌二十万大军,可是当真!”玄天冥哈哈大笑,却是边笑边摇头,而后亲自道:“斩星阵之威比你所诉只强不弱,可惜,你千周却配不起本王用这阵法。”凤羽珩双眼放光,斩星阵,玄天冥这一手她到也是头一次听说,不由得把头转过去,投了个询问的目光。玄天冥这人头二十年前被人称之为冷面阎王,不苟言笑,又完全不通情理,但凡有其看不惯的人,看不惯的事,他可不管对方是谁,一鞭子甩过去,绝无活口。可凡事也都有个例外,自打玄天冥认识了凤羽珩之后,先是白泽看出其情绪变化,再是全军将士都感受得到两人恩爱,后来他干脆破罐子破摔,宠媳‘妇’儿宠得人尽皆知,完全不知道避讳。就比如现在,凤羽珩一个询问的小眼神儿递过来,玄天冥的右手马上就抚上了她的头,爱怜地‘揉’了两下,然后道:“为夫本来觉得这是小事,才没想起来跟爱妃说,爱妃若是想知道,待回去为夫全都教给你。”莲王亦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该死的,这场面简直人神共愤。罢了……“你跟他们说,斩星阵不给看,那就比比箭法吧!本王要跟雅雅比,她若赢,罗城拱手相送,她若输……就大顺回去吧!”凤羽珩跟玄天冥二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她转回头来直视那莲王,‘摸’出了扬声器,大声道:“你赢不了我。”城上之人没什么动作,也没有话再传回来。她却不知,莲王站在城墙之上,隔着风雪看着下方那一对碧人,羡慕得眼里都快滴出血来。他喃喃地说:“是啊!我赢不了,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射’箭。( ”身边‘精’卫想要劝阻,莲王却已经从身后提起一张大弓过来,费劲巴力的架到城墙上,拉了几下,发现拉不满:“你帮我一把。”他跟‘精’卫说:“输架不能输势,好歹整一箭出去,别让大顺小看了咱们。”‘精’卫上前一步挡在了她身前,沉声道:“殿下‘射’箭可以,但对方‘射’过来那支,属下来挡。”莲王顿了顿,往前挤了两下想把‘精’卫挤走,结果没挤动。“哎呀你让开!”他使起‘性’子来,“雅雅不可能往我脑袋上‘射’的。”

  。”“那还比个屁的箭。”凤羽珩一寻思那莲王就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是个大美人,结果却是个男的,这也太‘浪’费她感情了。她一边走一边抬头看,但见那个红衣身影用飞一般的度从墙头儿上跑了下来。她一哆嗦,下意识就打马往玄天冥身边靠了靠。很快地,莲王从城上冲了下来,然后十分豪迈地张开双臂迎着大军就往前扑,一边扑一边喊着:“雅雅!你终于来了!”天际,风雪深处,一个身影猛然一晃,生生地把莲王给拦截在外。莲王瞪大眼睛一瞅,是班走,当时就不干了——“你有病啊!一个小‘毛’暗卫,拦老子干屁?”班走冷哼:“我家主子不是谁想抱就能抱的。”虽说危机关头他也曾卡了几回油,但别人不行。“你再往前一步,信不信殿下一鞭子‘抽’你个脸蛋开‘花’?”一听说脸蛋要开‘花’,莲王吓着了,赶紧放下双臂两手捂脸,却依然不甘心地道:“以前搂也搂过抱也抱过,怎的现在就不行了?”一边说一边还伸手去指凤羽珩:“她还‘摸’过老子的脸呢!如今老子一座城都送给她了,就为了表达友谊的一个抱抱都不行?”“那是以前。”班走白了他一眼,“自己用卑鄙的隐瞒,骗了我家主子,你还好意思提那茬儿?”莲王亦自觉理亏,心不甘情不愿地往边上侧了两步,“算了算了,赶紧进城。”班走站到他身边,什么也不说,却死盯着他。玄天冥却当没听到莲王的话,带着大军继续往城‘门’里走。经过莲王身边时,凤羽珩好笑地说了句:“莲王殿下,这城可不是你送给我们的,而是本郡主跟你比箭赢的。”莲王气得跳脚,“我那是给你们台阶下懂不?你听说过哪座城能这么赢的?除非守城的人有病!”凤羽珩点点头,“可不么!真是有病。”然后强忍笑意,跟在玄天冥身边往城里去。莲王一脸苦‘色’,问边上的班走:“本王刚才说的话是不是‘挺’没水准的?”班走点头,“何止没水准,简直蠢笨。”“切!”莲王白了他一脸,追着凤羽珩的马就跑了去,一边跑一边还喊着:“雅雅,你们走慢一点,本王来带路,带你们到行宫去歇着。本王的行宫可好看了!”一半大军留在城外,另一半在城内扎营。玄天冥和凤羽珩二人被请进莲王那所谓的行宫,连带着白泽和班走二人,以及一众随行‘侍’卫也一并跟了进去。除去端木安国的冬宫,这还是凤羽珩到了北界之后进的头一座像样的宫殿。此时此刻,她就跟土孢子进城似的,东瞅瞅西看看,觉得哪哪儿都新鲜。这一‘激’动,也忘了莲王装‘女’人骗她那一出,一把挽住身边的大红袍,笑嘻嘻地问:“你这行宫是用水晶建的吗?这得是多少水晶呀!你看你看,所有的柱子,墙体,怎么全是水晶?千周盛产水晶?哎!咱们打个商量行不行?这地方还有没有没开采的水晶矿,给我打个份子如何?”不等莲王说话呢,她立即就道:“你要是答应,我就豁出去一身医术,帮你个大忙,如何?”

本文链接:http://bubsung.com/wanglianshu/67/